昨天

2020-08-17 16:55

北京会采用哪种收取拥堵费的模式?刘莹说,她个人推荐新加坡模式,因为伦敦的模式需要有一个非常完善的金融保障系统,而新加坡预存通行费的方式更加简单方便,外地车也可以安装临时收费终端。

据了解,目前全世界有三种比较流行的收取拥堵费模式,新加坡模式是在车内安装类似etc的终端设备,内装预存卡,车主预存通行费,收费区入口安装“龙门架”—— 电子公路收费闸门,车辆进入收费区后实现自动扣费。伦敦模式是采取车牌识别,通过车主的信用账户在后台扣费。斯德哥尔摩则是两种方式都在用。

区划拟参考污染拥堵指数

费用标准或挂钩车辆排放

昨天,北京交通行业节能减排中心主任刘莹做客城市服务管理广播时表示,作为北京清洁空气行动计划的一项措施,交通拥堵费收费范围将重点考虑区域污染指数和拥堵指数,收费标准将借鉴新加坡的收费模式——收费标准和时间将呈现“波动性”。

此前也有市民表示,可以将拥堵费加入油费里。对此,刘莹表示,征收拥堵费随时间地点的变化,要跟区域挂钩,如果加入油费或收取年费,就与初衷相违背。

刘莹表示,对于市民关心的收费区域,目前还在研究。不过,本市将根据交通状况划分区域,重点考虑区域的污染指数和拥堵指数。

“拥堵费标准还在研究中。”刘莹说,总体原则一是要在市民承受范围之内,二是要真正起到缓堵作用。新加坡模式另一个可借鉴的地方就是,随着拥堵程度不一样,费用也是变动的,比如早高峰拥堵费收得较高,中午时不收费。收费标准也不排除会挂钩车辆的排放标准,比如国ⅲ车的费用可能比国ⅳ车要高。

“新加坡收费前,车速不到19公里/小时,通过拥堵收费,中心城区达到30公里/小时,降低排污效果30%。伦敦收费前不到15公里/小时,全天拥堵,通过拥堵收费,车速提升了10%至15%,污染降低了12%至15%,效果明显,事故率也有所降低。”刘莹说。(记者 陈琳)